暖你一千岁吖

超级喜欢产粮的太太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『欧然衍生』规矩(上)(车)

ZzZzZzZzED、:

云梓洛:



《青禾男高》荆浩×《远大前程》霍震霄
*没错这就是一辆纯车
*实不相瞒我就是想搞霍小姐( •́ .̫ •̀ )
*监狱play预警
*Dirty  talk预警
*失禁play预警……
*不能接受的小伙伴们请立刻退出啊请不要骂我!!
*因为发链接的时候微博出了点问题我又比较着急,导致有点地方排版有一些小问题,但是微博头条文章无法作二次修改我就很头疼,看的时候影响应该不大,请不要介意啊ಥ_ಥ
*链接评论走起来!
*看前面看着看着莫名觉得监狱长谜之助攻???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 “来了就得懂规矩。”
    “什么规矩。”
    “这里的规矩。”
    霍震霄始终侧身站在男人的对面,盯着 面前人的动作,身上紧绷的防备丝毫没卸。
    “监狱里的规矩?”
    男人终于正眼看他,却像是在看自己的宠物一般充满戏谑。
    “我这里的规矩。”






    霍震霄是前天进来的。
    新来的人都会受到“特殊待遇”,这是监狱里的规矩,忍过去日后小心做人倒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    规矩从荆浩进来的时候便是有的,他在这里这么多年也没见这些人有什么创新。
    欺负人,还不都是一个套路。
    所以只要不是荆浩地盘上的人闹出人命来,他从来不管。
    所以霍震霄的事情他也只是略有耳闻。
    “他杀了人?”
    荆浩拿着筷子的手一顿,抬眼看向前面角落里沉默着吃饭的人。
    和荆浩周围没有人的状况不同,霍震霄的周围的人虽然跟他的距离很远,但是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。
    长着这么一张脸,也活该他被人盯。
    幺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    “是啊,这小子前天来的,刚来就在澡堂跟一群人打了一架,昨天事情传出去之后,隔壁C区的老大看他挺辣的就想把他收了,谁曾想这小子是真野啊,拿个削尖了的牙刷一把就插进了人喉咙里。”
    幺鸡说着就捂住脖子一脸惊恐的,仿佛被扎的是他自己。
    “然后呢?”荆浩恢复了吃饭的动作,淡淡的问了一句。
    “这人当场就死了,血喷了他一脸”,幺鸡朝霍震霄的方向努了努嘴,“他就那么扔了牙刷顶着一脸血走出去,都没人敢拦他。”
    可惜幺鸡绘声绘色的描述,并没有引起荆浩过多的关注。
    “哎浩哥!你不去看看啊?”幺鸡一把拽住端着盘子准备走的荆浩。
    荆浩扫了一眼那人因为低头吃饭而露出的一截白皙的颈子,勾起嘴角回头看着幺鸡:“ 你想要他?那你去吧,看你有没有C区老大死的快啊?”
    幺鸡忍不住打了个冷战,转头却看见霍震霄被狱警叫走了。






    荆浩喜欢长的漂亮的,这事儿里面的人都知道。
    作为A区的老大,这霍震霄自然也是先要过荆浩的眼。
    但是荆浩看见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不是会长久待在这的人。
    非池中之物,出去是迟早的事。
    而且看他这架势估计这段时间也不会出什么事。
    荆浩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。






    可谁能想到这麻烦会自己找上门来。
    监狱长亲自把霍震霄从普通囚室挪到了荆浩的单人间来。
    荆浩看着满脸冷漠防备的人感觉有点头疼。
    监狱长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如果今天晚上荆浩摆明了不要他,那他要么被送进监狱长的房间里,要么出去变成公交车。
    监狱长房间里那些玩具多的如同星辰浩瀚,就算他再怎么能打,进去了也是一样被按着干,不被玩坏估计是放不出来了。
    外面那些人就更不用说了。
    荆浩看着霍震霄的表情,就知道他肯定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一个什么样的处境里。
    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比较好。
    “别用这种眼神一直盯着我,没你想那么龌龊,选择权在你自己手上,你应该知道外面那些人都没睡,包括刚刚送你进来的监狱长,是留在这还是出去,你自己选择。”
    荆浩站起来靠在墙边,面前的人立刻警惕的后退一步。
    “不过我也提前告诉你,如果今天晚上你留在这儿,就先把衣服脱了。”
    霍震霄没说话,咬着嘴唇,眼睛开始四下里乱瞟。
    荆浩弯腰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匕首扔给他:“不用找了,这没有牙刷,你要是能杀了我,当然会活得更安全。”
    说完就抱着手臂又靠回墙上,丝毫没有打算抵挡的样子。
    霍震霄拿着匕首看了他一会儿,突然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    荆浩轻笑一声,坐回床上。






    少年回来的速度比荆浩想象的快。
    听到门外的惨叫声的时候,荆浩甚至还没来得及收起脸上的表情。
    霍震霄反身关上门,看见荆浩的笑突然觉得一阵恼怒。
    那对酒窝让这个笑容看起来十分的嘲讽。
    手上滴着血的匕首被扔在地上,霍震霄知道自己杀不了他。
    “没有其他的解决方式了么?”
    荆浩的姿势看起来很是惬意:“有啊,你也可以自己叫,只要能让他们相信你今天晚上被我干了,事情就能结束。”
    少年抿着唇转过头去,却突然被一股力一把拽过去摁在墙上,荆浩的速度快的霍震霄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    身后人的气息喷在他耳边:“还是脱吧,正好我也想知道,霍少这么野,叫起床来好不好听。”


评论

热度(486)